财经公益|故事里的事故事外的事(一)

北国的冬日格外寒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防洪纪念塔附近站了一群人,大家在围观一只瘫痪的流浪狗,凑热闹的刘丽也挤了进去。狗子一直往人身上蹭,希望有人能帮助它,但是没人愿意救助。看着狗子冻得直打哆嗦,刘丽觉得它怪可怜的,就抱起它送到宠物医院。

“放到治疗台上的一瞬间,狗像人一样,眼泪一下子滚落了下来。从那以后,我开始救助流浪动物。”每当媒体问起刘丽救助流浪动物初衷的时候,她总是会用简单朴实的大白话来描述这个故事。只是,她自己也没想到,这件当初“没人愿意做的事”,会就此改变她的人生轨迹。

救助了第一只流浪狗后,很快就有了第二只、第三只……到2022年,刘丽救助流浪动物已进入第16年,她所创办的哈尔滨市流浪小动物救助中心累计救助了上万只流浪动物,在市郊的救助站和几个救助基地里,至今还收留着超过3500只流浪狗和流浪猫。

这本应是一个单纯宣扬爱与奉献的感人故事,可仔细看去,里面写满了现实的无奈与无力。

16年前,刘丽也曾过着富足的小康生活,家有房业有产。她和妹妹在市区繁华地段的百盛购物中心,开着三个档口,每个月正常能有4、5万进账。这个收入,即使放在今天的哈尔滨,也远远超过了当地的人均水平。

16年里,刘丽为了给流浪动物们安置场地、提供饮食、给予医疗救助,每天疲于奔命,把自己逼到了贫困线上。

由于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照顾流浪猫狗,还要带那些需要重点关怀的“老弱病残”们去治疗,刘丽无暇顾及商铺的生意,不得不退出了经营。在那之后,家里的经济状况江河日下,为了维持动物们的生计,她选择卖掉房产,把孩子送到姐姐家寄养。

可失去了收入来源,钱总有花完的那一天。而且,市区内对养狗也有着诸多限制,尤其刘丽一下子养这么多只狗,还包括大型犬,因此,她屡次被租房的邻居和房主的投诉、举报,只能带着动物们四处找落脚地方,一起流浪。

最颠沛时,刘丽一个月内搬过四次家。“生活质量”差一点的时候,她把房子让给一屋子狗住,自己抱着几只“老弱病残”睡在车里;“居住环境”好一点的时候,狗舍里有上下铺,她可以抱着狗,睡在上铺。

就是在这种常人难以接受、难以理解、难以想象的生存境遇中,刘丽的个人生活被彻底“拖垮”了。她陷入了所有家人都无法理解的地步,甚至需要上电视节目来调解亲子关系;她投入了所有积蓄,扔进去至少200万,还欠着宠物医院近100万的医疗费用;她倾尽了所有社会关系,但流浪小动物救助中心依然常年处于缺钱少粮、入不敷出的窘况。

在救助中心发布的短视频里,除了刷屏的赞美和感叹之外,有一条评论格外扎眼——“把自己困死在这件事上,值得吗?”

或许,大多数人的判断,都是“不值得”。和当初防洪纪念塔下的人群一样,人们也会同情、也有热心,但绝大多数人在考虑了一系列现实问题后,还是会割舍掉这份同情和热心,选择“先把自己活好再说吧”。

哪怕是刘丽救助流浪动物的事迹传开后,引来的一批批志愿者,也会感叹,“要是让我平时来做志愿者,干干活还行,但是要全身心投入,让我把房子都买了,还要搂着这些病狗睡觉,我肯定做不到。”

谁都想量力而行,只是有些人“输”在了不忍心。每每谈及对儿子养育的亏欠,刘丽的眼泪总是止不住,为了让3500个“毛孩子”不再流浪,她只能让自己的孩子去“流浪”,这笔账,这辈子,恐怕无论如何都算不清了。但擦干眼泪后,她依旧会说“值得”,因为“没人愿意做的事,总要有人去做”。

不知应该怎样形容这种精神力量,在现世和现实主义盛行的时代里,奉献牺牲不止稀缺,还令人难以置信。人们在煽情的背后,早已饱尝过无限反转时的“啪啪”打脸,于是学乖了,更愿意站在一旁冷眼相看——

还有更多的人,恐怕已经被狂轰滥炸的资讯刺激得麻木无感,默默刷过这条微信,内心没有一丝波澜。

如果“没人愿意做的事”,也没人相信有人会去做,那么,让“逆行者”难行,让热心人寒心,为众人抱薪者,却冻毙于风雪的事情,就会不断上演。财力、物力、人力,在诸多的困局中,人心是更大的困局。

所幸,在刘丽的故事里,更多人选择了相信。据她回忆,“救助到170多只流浪狗的时候,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没有能力再继续下去了。”也正是从这一时期开始,越来越多的志愿者、社会爱心人士、义工团体相继介入了进来。

这些人愿意相信这件事、愿意相助做这件事的人,他们自发地组织捐献财物、粮食;帮助刘丽寻找媒体,引导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拍摄短视频,运营公益微信社群;驱车几十公里来到市郊的救助中心,帮助分发物资、照顾流浪动物;与刘丽长期合作的宠物医院,依旧在不停地“赊账”给刘丽……正是有了这些不计回报的相信,刘丽的流浪小动物救助中心才能支撑到现在。

刘丽的故事里,不只有一个刘丽,还有千百个刘丽。公益,从来不应是一个人的全力以赴,而应该是更多人的力所能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